天籁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玄霄仙君 > 第三百五十章 礼仪之为祭为祀
    到底是在讲述古祭法之正源,讲古史中的斑斓与瑰丽。

    纵然乍一相逢,心中有多少的情难自禁,柳元正都不得不在林绮萱那清澈的明眸注视下败退。

    他不再有丝毫的小动作,反而又取出灵玉来炼了一张椅子,隔着玉桌摆放好。

    如此正襟危坐之后,方才进了正题。

    此时间,林绮萱自也捧起几张大纸,低头细细的翻读着,这其中有《九霄雷婴神魔相》的图录,更有柳元正自大墟之界发现的两步修法咒印、图录的拓本。

    眼前之人乃是左道宗师之女,纵然昔年不曾见过这几部修法,可她到底是在林宗师面前长大的,若说这天底下还能有谁能用最贴近左道宗师的想法去揣摩这些图录篆文,恐怕也只有林绮萱一人了。

    良久之后,林绮萱放下了几页纸,抿了一口清茶,这才抬起头来,凝视着柳元正的目光。

    “元易,在你眼中,古祭法是甚么?”

    听得此问,柳元正先是沉思片刻,而后方才回道。

    “此法门修持,有类于玄门神道修法,似同源而出,可最后却不见得归于同处,仿佛南辕北辙的两条路,神道修法重在天地之果位,气运之业,而后者,则重于天地之灵韵,有类于古炼气士采大药而冶长生,根源仍旧在性命双修上面,仍旧在修士的内周天中,再多的……一时半会儿,我也想不到了。”

    林绮萱先是点了点头,这一会儿,真个又从她的身上,看到了几分昔年宗萱道子的风采了。

    顿了几息,林绮萱这才又轻轻摆了摆头,旋即开口道。

    “师弟你这般看法,对,却又不全对,大抵仍旧是现今玄门修士对古祭法修行路的看法,便是随意摘出个元教传人来,于此道的言说,怕也要更深邃些,元易,若我说,古祭法,实乃是人族修法之源呢?”

    柳元正早已经过了顺理而成章,面对一切都想当然的年纪,此刻听得此言,少年不曾有所辩驳,反而顺着林绮萱的话,陷入了沉思中去。

    眼见得此,林绮萱也不等柳元正的反应,遂自顾自的说了。

    “想一想最初的人族,想一想最初的古之先民罢!筚路褴褛,步履蹒跚,彼时莫说元教玄门,中土北疆了,放眼望去,天地之苍茫,却无一处是家乡,而那会儿,正是古妖神肆虐天地之间,古妖族最为鼎盛的时候!

    人族的修行路,就是从那群凡夫俗子中开始的,后世道与法的斑斓瑰丽,也是一双双血手从尘埃中拾取出来的。云霄的怒雷,漫山的葱郁,皲裂的大地,沸腾的火山,咆哮的汪洋……那是尚且蒙昧的远古先民对这个天地最初的认识。

    眼中看到了地火水风,看到了山川日月,看到了花鸟鱼虫,于是远古的先民有了最初的文字,虽然古拙,可这些却是道与法,却是一切文明传承的基础与发端,与此同时,在求存之外,古之先民开始了对天地最初的思考。

    对天地的敬畏,对毁灭的恐惧,对伟力的渴求,直至某一天,先民之中的某一人,或者是某一些充满最初智慧的人,感动于这一切,开始了第一次对天地、对妖神、对万象的膜拜,而这便是古史中第一次人族的祭祀。

    在那之后,或许是源于一场丰收,或许是源于某一场天灾,或许是源于妖族的屠戮,先民们越发熟练的用这种方式来纪念死去的族人,恐吓山间凶残的野兽,诅咒带来毁灭的敌人,一切就像是约定俗成的那般,人族有了最初的祭法。

    再后来,或许是源于一场妖神之间的血战,古妖神的尸骨跌落于人族的聚落旁,磅礴的灵气从古妖神的尸骨中蔓延开来,这是一场洗礼,让彼时的先民能够更加的充满灵慧,于是,第一次渴望超过了敬畏,人族展开了对图腾的想象。

    他们亲眼看到了那些晶莹的骨,亲眼看到了那蕴含着天地道则的妖神文字,于是,人族明白了甚么是玉,有了感悟大道的篆与纹,紧接着,在那场最为浩大的祭祀中,当图腾化作守护之神灵的那一刻,人族开启了超凡脱俗之路!

    一切都是从哪些古史中的尘埃生发而来的,这便是人族从微末到鼎盛的漫长道路,他们祭祀图腾,明白了甚么是神灵,他们祭祀五星五岳,山川湖海,明白了甚么是道法万千,他们祭祀祖先,明白了如何跨越生死与的界限……

    伴随着先民中越来越多接触超凡脱俗的强者出现,伴随着古之先民的眼界越来越开阔,人族的祭法也不再那么单薄,愈发的繁复、庄严、肃穆起来,祭祀的场面也越发恢宏,他们用玉为坛,以礼仪之大,谓之祭祀!

    礼,是礼乐,是礼器,那是流淌在人族血液之中的声音,是先民认为最为恒久的美玉;仪,是仪式,是大道落在万物上被波动的弦,那是往后岁月之中,人族愈发璀璨的道法之发端!这便是最初的古祭法,是后世万法之源!

    而至直某一刻,当有先民灵光在脑海中乍现,他尝试着将这样的祭祀力量用于自身,将那些古妖神的文字与祭祀相勾连,第一位修行者出现了,人族开启了师法妖修之路,于是,世外仙道的兴盛,便也紧随其后了……”

    漫长的叙说,林绮萱那低沉的声音,将柳元正带入了那莽荒的远古时代,古之先民筚路褴褛的身形,仿佛真切的映照在了眼波和心湖中。

    当林绮萱的声音归于沉寂,柳元正的道心仿佛也经受了莫大的洗礼。

    就在他仍旧深陷于这样的情绪中时,林绮萱的声音在继续响起。

    “礼仪之大,谓之祭祀,古人以苍璧礼天,以黄琮礼地,以青圭礼东方,以赤璋礼南方,以白琥礼西方,以玄璜礼北方。”

    一边说着,林绮萱抬起手,五色玉坛悬于掌心之上,绽放明光。

    “古人以玉载篆纹,载道法,而后白骨玉化,乃至于玉身法,皆源于此,前因后果,前因后果,明白了这诸般前因,对古祭法之路有了更为深邃的体悟,这条修行路,才能走得更深远!”

    说至此处,林绮萱又低下头来,望向那张描摹着九霄雷婴神魔相的大纸。

    “再一次触类旁通,言及我父传承中的元婴境修法,其实最一开始,恐怕元易你便想左了,珍贵从来都是篆文,用甚么去承载,反而是其次,否则,那老狼,又如何能刻得一身的妖神文字?或是雷属玉质妖骨,或是雷属玉髓玉晶,大约都可用得!”

    原地里,柳元正兀自点着头。

    直至此刻,他方才明白,在古祭法,在元教的修行路上,林绮萱曾经走得多么深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