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抗战之关山重重 > 第398章 追兵来了
    太阳升起来了,雪野里有淡淡的闪光,可是冬天依旧寒冷。

    不过此时的商震和冷小稚却已经暂时忘却了寒冷。

    那倒不是因为两个人抱在了一起,就这零下二十来度的气温,两个人抱在一起也只是比先前少冷了些许罢了,要说热乎那是不可能的。

    商震和冷小稚暂时忘却了寒冷那却是因为冷小稚钻到了商震的怀里也不老实,她却是把冰凉的小手从商震的棉衣里塞了进去,直接就塞到了商震的腋窝里。

    冷小稚那冰凉的小爪子塞到商震那热乎乎的腋窝里直接就让商震打了个寒颤!

    “哎呀,小姑奶奶你能不能消停点儿?”商震是真的拿冷小稚没招。

    “捂热乎了我就拿出来。”冷小稚格格的笑着说。

    她现在却已经算准了商震就是一个好脾气了,在她的想法里我都许你三生三世了,我就是用你嘎(gǎ)就窝捂捂手那又能咋滴?

    商震无语,也只能任由冷小稚的手在那里放着。

    过了一会儿,冷小稚感觉自己的手捂热乎了这才恋恋不舍的往外抽手。

    可是就在她一动手的功夫就觉得自己的手碰到了什么东西,然后她那只手却是又在商震的衣服里面动了起来。

    “你嘎哈呢?”商震气道。

    商震现在那也是个连长了,跟着郝正龙的特训队混他却是混了一件衫衣穿。

    冷小稚纵是胆子大却也没好意思把手贴肉塞进去,那却是在商震的衬衣与棉衣之间呢。

    “你口袋里装的是啥?”原来冷小稚在往外抽手时却是碰到了商震棉衣里面的口袋。

    “三生三世!”商震气道,“哎呀,我给你拿出来,你可别豁弄了!”

    一听商震这么说,冷小稚便把手抽了出来。

    那棉衣口袋里又怎么可能装什么三生三世,那里面装的正是冷小稚给商震的那张照片,上面冷小稚写的那四个字是“三生三世”。

    商震伸手到底是把那口袋里的东西掏了出来,那却是用一张纸包着的,看大小却正应当是照片。

    只是当冷小稚接过来把那张纸打开之后眼睛就亮了,那里面放的却不只是她送给商震的那张,却还有着商震自己的一张照片,而这些照片却都是他们当时在西安照相馆里各自照的。

    “你这张照片归我了!”冷小稚开始宣示主权了。

    商震不吭声,他抻了抻自己的军装接着看公路。

    “看你心不甘情不愿的呢,你真拿我当倒搭?”冷小稚不乐意了。

    “赖搭儿!”商震板着脸可是眼神中却带着笑意说道。

    “赖搭儿就赖搭,你把这张照片上也写上字送给我!”冷小稚很霸气的说道。

    “大冬天的写什么字。”商震不乐意。

    “必须得写!我都许你三生三世,你怎么也得许我一生一世吧?”冷小稚不干,说完就从自己衣服里把自己的钢笔掏了出来。

    商震瞥了一眼那钢笔不禁笑道:“笔倒是不错,你要是能让它出水我就许你一生一世。”

    原来,冷小稚的那支钢笔却是一支在时下很先进的自来水钢笔。

    中国在民国十七年(1928年)才生产出了第一支自来水钢笔,就时下能用上自来水钢笔的那可都不是一般人!

    而商震之所以这么说,那是因为天气太冷,那钢笔囊里面的墨水早就冻上了!

    “那你难为谁?”冷小稚不以为然的说道,然后她就张开嘴把那钢笔塞到了嘴里。

    “原来你们有文化,一肚子墨水都是这么来的啊!”商震又好气又好笑。

    冷小稚闭上嘴含着那钢笔尖的部份也不吭声。

    又过了一会儿,她觉得那钢笔里的水多少会化开一点儿了才抽了出来就去抓商震的手道:“快写,一会儿冻上了!”

    商震本想再逗冷小稚一下,只是他看到冷小稚那亮晶晶的充满了渴望的眼睛终是没有再说话,他接过了笔,到底是在那张照片上写上了歪歪扭扭的,比老蟑爬的还磕碜的“一生一世”四个字。

    “小气八咧的,真写一生一世啊!”冷小稚气道,可是到底还是把钢笔收了起来。

    只是就当她要把商震的那张“签名照”收起来的时候,商震忽然说道:“趴下,这帮狗日的还真就追上来了!”

    冷小稚听商震这么说吓得一激灵,随手就把那张照片塞到了自己穿着的大衣的衣兜里。

    她自己又哪有什么大衣,这件大衣却还是在过关卡之前,假扮成东北军时商震他们把自己的给了她的呢。

    下面的公路真的就有动静了,那却是一辆卡车开了过来,而那卡车就停在了那个高岗处,由于商震和冷小稚现在是在小山的高点上,所以看得很清楚。

    他们两个眼见着就有人从那卡车上跳了下来一个个的端着枪看着那公路雪地,不用问那就是在寻找他们两个的脚印呢。

    “是军统的。”冷小稚说道。

    商震他们两个距离那些人也只是一百来米的距离,对方穿的衣服很杂一看就不是东北军的。

    “我搞不明白,都是中国人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仇?”商震低声说道。

    他那语气有些复杂,有不理解有感慨也有叹息。

    “阶级斗争。”冷小稚接口道。

    “啥?”商震没有听懂,他还真就不知道阶级斗争是啥意思。

    “有钱有权的是一伙的,穷苦老百姓是一伙的,有钱有权的不让老百姓活,老百姓就仇富吃大户,那就打呗。

    原来的农民起义都是这么来的,现在也一样。”冷小稚解释道。

    商震没吭声,不过他觉得好象还真是这么一回事。

    这时眼见着从卡车上下来的人已经开始沿着公路两侧搜索了起来,显然那是在找脚印。

    “一共才十来个人,胆子可真不小!”商震气道。

    “你不会是想把他们那啥了吧?他们人多。”冷小稚提醒道。

    “不是人多人少的问题。”商震回答道,“他们要是看到了咱们两个,不,看到了我的脚印咱们就是不动手也不行。

    不过,咱们得想点啥招儿,硬打人是有点多了!”

    商震说边盘算着,从车上下了十来个人,那车上怎么也得还剩个两三个吧!

    在商震的想法里,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如果对方没有发现自己的脚印,那当然是不打的好。

    可是也只是过了一会儿冷小稚就说道:“又坏他们站在那里了!”

    商震是一个有经验的老兵。

    他和冷小稚是从公路的另外一头过来走上了公路的。

    这段公路由于是高岗就没有雪,所以那公路上也没有什么脚印。

    而在从公路上往这座小山处走的时候,在下路的地方商震还特意把冷小稚从肩头上放了下来,架着冷小稚走了过来。

    然后他又返回头去用树枝蒿草把自己和冷小稚的脚印处理了一下。

    可是不管怎么处理,被他划拉过的地方那终究会留下些痕迹的。

    而现在那些军统特务就留在了他打扫的痕迹处,很显然他们被人家发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