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网 > 其它小说 > 我成了女反派的跟班 > 第三十七章 抢我的宝物,很难无动于衷
    嗡!

    虚空颤鸣!

    剑气愈发浓烈磅礴,那股不可匹敌的剑势,简直拥有割裂天地大道的迹象。

    在数万道骇异的目光中,一柄巨剑迅速降落在琅琊城台基。

    石板崩裂,瓦砾纷飞!

    剑身站着两老两少,一身劲装,金线刺绣出祥云图案,气势凛然!

    “一线天,遁世谷。”

    为首的鹤发童颜老者语气平淡,却如滚滚惊雷般席卷场中。

    轰!

    此话,掀起了轩然大波!

    门派弟子们脸上写满了不可思议,眼神中隐现向往之色。

    遁世谷,那可是仅次于各大道统的一流门派!!

    这种超然于世俗之外的宗门,他们为何会屈尊纡贵前来参加武林大会?

    东道主白思恭表情凝重中透着惶恐。

    他喉头翻滚了两下,毕恭毕敬道:

    “敢问诸位,所为何事?”

    白发老者大手一挥,一张画像悬浮在半空。

    他表情极为冷酷,根本不去看白思恭:

    “谁认得此子?”

    只见上面绘画着一个五官普通,目光坚毅的男子。

    所有门派弟子全部聚精凝神去看,而后纷纷摇头。

    人群的丑陋男身体僵直如雕塑,极力调整呼吸,装出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模样。

    “好像有点印象……”白萱萱喃喃自语,却始终记不起来。

    徐北望举止泰然,但神情不由变得有些玩味。

    “老夫希望你主动站出来,否则后果自负!”

    白发老者表情肉眼可见的阴沉,语气也泛着森冷。

    话音落下,一袭红袍背手而出。

    他仰望苍穹,平静道:

    “这里是武林大会。”

    白发老者盯着这个庐山商氏的天骄,语气不再强硬,徐徐道:

    “商公子,老夫遁世谷内门长老严良,奉宗门之命前来缉拿窃宝之贼。”

    商煜摇摇头,话语缓慢道:

    “我负责维持大会秩序,你们遁世谷闯进来极为失礼,给我个面子。”

    人群鸦雀无声。

    严良面色变幻,随后冷喝:

    “给不了!”

    嚯!

    一石激起千层浪!

    门派弟子皆是震惊,堂堂六扇门第一捕快,青云榜第五说话都不管用?

    圆慧更是骇异,他可是知道商师兄来自庐山商氏,仅次于门阀望族的一流世族。

    商家跟遁世谷势力齐平,对方这个善缘都不愿意结么?

    以此推断,画像中的坚毅少年,绝对拿了遁世谷的重宝!

    商煜脸色略显难看,冷哼一声表达不满。

    “蛊虫已经确定气息就在琅琊郡,老夫刮地三尺,也要将你扒皮抽筋!”

    “麻烦诸位一个不漏的走一趟!”

    严良冷漠的声音落下。

    砰!

    地上骤然立着一道锈迹斑斑的铁门,两旁符文交织,形成真气澎湃的漩涡。

    所有人面面相觑,都能看出对方眼中的顺从之意。

    遁世谷不达目的誓不罢休,敢违抗他们的意志,那就是阎王桌上抓供果——自寻死路。

    谁也不想自己身上平白增添嫌疑。

    叶天袖中的双手紧攥成拳,再次感受到一股滔天的不甘!

    “诸位,别耽搁了。”

    严良高声催促,随后身边三人同时释放气息。

    四个宗师汇聚起来的磅礴真气,将郡城周围封锁!

    白思恭咽下喉间苦涩,这番动静让落雪山庄脸面全无,兴许还会沦为江湖笑柄。

    没办法啊,蚍蜉岂能撼动苍天大树?

    他整理衣袍,率先穿过铁门。

    紧接着,落雪山庄的弟子第一批陆续走进铁门。

    就在气氛喧闹之时,冷漠的声音绽起。

    “滚出琅琊郡!”

    一袭白袍缓缓走来,徐北望眸中迸射出阴冷的光芒。

    此时,天地陡然寂静了一瞬。

    所有的声音,都仿佛失去。

    一个“滚”字,蕴含着极为恐怖的强势!

    严良一张脸被阴霾笼罩,死死盯着这个俊美的男子。

    “你们如此为所欲为的行径,置六扇门脸面于何地?”

    “这里是大乾朝廷钦定的比武大武,岂容你们放肆,倘若姑息纵容,日后还有谁肯听从朝廷的诏令?”

    徐北望一步步走来,语调愈发冰冷。

    至于寻宝鼠究竟是误闯秘境还是杀人夺宝,亦或真是偷窃,他一点都不在意。

    当宝物出现在寻宝鼠身上,那就是他的囊中之物。

    我的东西,你们也敢抢?

    “姓徐的,你清楚自己在做什么。”

    大庭广众之下遭到羞辱,严良眼中燃烧着熊熊怒火。

    徐北望表情无波无澜,平静道:

    “我在维护大乾朝廷纲纪,给我麻溜的滚。”

    话音落下,全场震撼。

    原本狂妄无知的一句话,在眼下这个场景竟然一点也不突兀。

    仿佛是理所当然。

    “放肆!”

    一声咆哮,遁世谷老妪浑身真气暴涨,堆满皱纹的双手呈爪状。

    徐北望审视着她几息,而后似笑非笑:

    “你敢碰我一根汗毛,小心遁世谷被屠戮殆尽。”

    轰!

    老妪如遭雷击。

    严良脊骨发寒,模糊间苍穹似乎屹立一道紫裙身影。

    镇压九州大陆的第五锦霜!

    这个气焰熏天的恶獠,据说是女魔头的心腹。

    他喉咙干枯,沉默半晌,才冷声道:

    “虚张声势,能恐吓住谁?”

    徐北望跟他对视,淡淡开口:

    “你尽可试试。”

    说完轻飘飘探出一掌,站在门前不知所措的弟子轰然倒飞:

    “区区遁世谷想来逞脸,还不够格。”

    暗沉的嗓音,让周遭人骇然。

    严良脸孔狰狞,心中疯狂咆哮。

    狗仗人势的鹰犬!

    没有第五氏,你算个鸟!!

    低贱的蝼蚁傍上女魔头,从此开始不可一世了!

    他堂堂遁世谷的长老,竟只能万般屈辱地面对这张趾高气昂的脸!

    轰!

    严良一拳砸出,整个台基化为粉碎齑粉。

    徐北望面不改色,眼中没有任何情绪波动。

    仗势欺人?

    那是我的拿手好戏。

    等叶天的宝物到手之后,你们将他五马分尸我倒还拍手称快。

    但现在不行。

    严良眼中涌出实质性的杀机,嘶吼道:

    “姓徐的,你确定想跟遁世谷为敌?!”

    徐北望掸开白袍沾上的灰尘,轻声反问他:

    “所以,遁世谷要跟娘娘作对?”

    众人屏气凝神,只见这位遁世谷长老的脸色遽变,先是涨红,随之铁青,最后彻底僵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