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在现代与初唐之间反复横跳 > 第60章 酸奶酸奶,得先有奶!
    就这么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很快,种选好了。

    还行,基本上就没有坏死的。

    长乐也颇有些惊讶,倒不是因为种子多好,主要是,品种多。

    同样是稻种,有的细长,有的短粗,而即便是同样的细长短粗,似乎,也不一样。

    陈远并未解释。

    选种完成,该浸种了。

    浸种,以温水为宜,考虑到杀菌消毒,又没有正经的杀菌消毒剂,便把水过滤了一遍,然后,加了少量的生石灰。

    搞定,稻种倒进去,泡着。

    这里长乐就看不懂了。

    因为她所知道的耕种,就是耕地选种之后,把种子播下去。

    如稻种,粟种,麦种,都是撒的,并不会这样泡。

    陈远笑着说道:“加石灰,是为了消毒,泡,是为了让种子快速吸取到足够多的水分,进而发芽。”

    “那之前晒种呢?”

    “消毒啊,顺便,提升种子吸水能力,就像人,长时间不喝水,遇到水的时候,才更有喝水的动力。”

    长乐想了想:“那就一直这么泡着啊,不会烂掉吗?”

    “一直泡肯定会烂啊,泡个大半天就差不多了,然后捞出来,找阴凉避光且通风的地方摊开,上面盖上稻草或者席子布料之类。

    然后,每天再浇点水,这样差不多两三天,芽就出来了,之后便可撒到地里,很快就能长起来。”

    陈远大致说了说,又笑道:“其实本质上也是育苗,这样弄,发芽率高,省种子,然后好管理,移植后成活率高。”

    这样说长乐便懂了。

    虽然没有用小本本记下,但她记忆力一向不错,也打定主意,回去之后尽快整理出来。

    这时陈远才想起来,问道:“吃早饭了没,没吃的话,我随便给你弄点。”

    “好呀!”长乐又笑了,眉眼弯弯的,酷似月初夜晚天边的月牙。

    主要是,带着任务来的,又不知该怎么开口,万一,问她什么时候走,去山上看姑姑,会很尴尬。

    陈远笑笑,亦不多想,摸了摸公主殿下的头,亲自动手,做了一份蛋炒饭。

    想想,又放了一盒酸奶。

    “谢谢陈大哥。”小丫头,果然还是无法抵抗,又笑眯了眼。

    但是,她又不喝。

    陈远好笑:“怎么,腻了,不想喝,还是想带回家?”

    长乐吃着蛋炒饭,也很香甜,因为从未这样吃过,炒得确实也不错。

    闻言弱弱道:“我娘有身子了,最近吃东西总吐,就这个酸奶喝了好,所以,我想带回去。”

    “哦!”陈远懂了,便插了吸管,又忍不住摸了一下:“真懂事,没事,喝吧,一会,我给你做点,你也顺便学一学,这样以后就不怕没酸奶喝了。”

    “做?”

    “这个也可以自己做的吗?”

    长乐满脸惊讶,美丽的眸子不自觉又圆起来。

    陈远啼笑皆非:“不然呢,你真以为我会无中生有,凭空变出东西来啊?”

    “哦,那,我喝了?”

    “喝吧,这东西挺好弄的,没准用不了多久你就喝腻了!”

    “多谢陈大哥,好喝,饭也好吃。”

    “……”

    真是个招人喜欢的丫头,长乐这才美滋滋喝起来,却也没忘了吃饭。

    结果也没吃完,因为太多了,哪怕超水平发挥,也超出了她的能力范围。

    左右无事,陈远便兑现承诺,开始做酸奶。

    酸奶酸奶,先得有奶。

    至于具体要什么奶,牛奶,羊年,人……应该是都可以吧?

    他也没试过,反正牛奶是肯定可以的。

    不过眼下没有牛奶,整个大唐,怕是也难以找到正儿八经的奶牛,所以,就羊奶了。

    叫上郑愔,姜篱,四人一块来到放羊的山坡。

    大黑小黑都水稻田干活去了,这边,就几个女人干活,顺便照看。

    陈远也没叫人,就一边走,一边观察。

    很快便发现吃奶的小羊娃子,和母羊。

    便问:“挤奶会吗?”

    “啊这?”

    瞬间三张小脸就红了。

    便连已经蜕变的郑愔,姜篱,这会也有些遭不住,小脸跟秋天的苹果似的。

    一看这样,陈远便知指望不上了,只能拿着盆,撸起袖子,亲自上阵。

    偏那母羊又不配和,不肯老老实实站在原地,他一个人根本搞不定。

    只能再次看向三女:“还想不想喝酸奶了,想就过来帮忙?”

    “这……”

    “一定要这样吗?”

    长乐还是有点遭不住。

    虽说皇室风气开放,可再开放,也不能拿手去挤,挤羊的那个东西啊!

    况且,她骨子里并不是一个多么开放的人。

    郑愔姜篱也差不多,纵然当下的封建礼教没后来那么厉害,可抓着羊的那个部位,挤,还是很有挑战性。

    陈远有些无奈:“不然呢?酸奶酸奶,得先有奶啊,都没奶,怎么酸得起来?”

    说完又道:“也别觉得有什么不合适,这肉都吃了,挤个奶有什么大不了?

    其实喝奶好,身子骨壮,不信去看看那些草原部落,哪个不是大小羊奶马奶当水喝?”

    这倒也是实话。

    眼下的大唐,便有草原部落归顺的部族,那些部族就是喝奶的。

    各种奶,还有奶酒。

    那些人,的确看着都比较壮实。

    况且,也没说错啊,酸奶酸奶,都没有奶,拿什么酸呢?

    总不能就因为难为情,便看着母亲遭罪吧?

    想着,长乐牙关一咬,还是鼓足勇气上前。

    堂堂陛下最钟爱的公主殿下都上了,再一想,也不是没有做过那些羞人的事,郑愔姜篱便也红着脸跟上。

    然后,羊奶便有了。

    换着挤,很快便是一盆。

    端回家,也不搞什么巴氏杀菌了,简单用布滤了一下,而后,直接煮沸。

    顺便,木盆也消毒煮沸。

    搞定,直接装出来,晾到可以直接喝不烫嘴,倒一盒酸奶进去,搅拌均匀,撇去浮沫。

    再来一张纸,一块布,封口,捆绑密封,然后采用隔水炖的方式,保持住温度,不要太高,也不要太低,即可。

    看陈远停下来,俨然就没事了,长乐疑惑道:“这样就行了吗?”

    陈远点头:“行了,差不多两三个时辰,就有一盆酸奶。”

    说完又道:“记住,可以用别的材料,但是,一定要密封,然后,温度也不能太高。”

    “哦,那倒进去的酸奶呢?”

    “从这里带回去啊,等你自己做出来了,吃的时候留一些,下一次不就有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