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大玄镇守使 > 第九十九章:诡异的姓氏
    王青岩吃完之后,看了看天色尚早,便没有在这清澜酒家预定房间,他决定出去走一走。

    挂着梁州剑宗亲传弟子的名头,其实他在这里的地位不会低到哪里去。王青岩打算去文史馆里看看,虽然他对那本夜阑往事的书籍已经不抱希望了,但还是想去看看,因为很多记录本地风土人情的书籍都会收录在本地的文史馆里。

    清澜文史馆的位置在城区的东南方,从清澜酒家走的话大概有十余里的样子,王青岩一点也不着急,慢慢的在这座充斥着萧条的城池里走着。

    一路上有巡捕司和城防军巡城司的军士捕头前来询问他的身份,他亮出了身份碟牌之后,便再也没有人前来问询。

    但是王青岩总觉得某些地方有着一双双的眼睛在盯着自己看,他也不甚在意。

    到了文史馆之后,王青岩登记身份领取了一张阅书证明,便进入了这座记录了夜阑国到大玄以来千年历史的书海里。

    文史馆里的每一座书架上都有竹简说明,分为史书、诗词、杂说以及一些神怪志异的野史。

    王青岩先去翻了史书,没有发现什么东西,于是便将目光放到了杂说以及野史的上面。这些杂说都是一个系列一个系列的书籍,一排就是一个系列。

    “《九州杂说:夜阑风土志》?看看先...”王青岩就站在书架前翻阅起了这本书。

    “南越州,九州之南,远古三圣之后,有一支移民横跨大西州,来到南越州定居,这一支移民分为吴、孙、黄、陆、吕、章、?等七姓约三万余人。”

    王青岩看到这个被模糊的姓氏有些呆滞,“姓氏都被掩盖了?那为什么不直接把这本书销毁了?而这些姓氏刚好与江都郡六个消失的村落全部对上了....”

    “按道理来说,这么多年下来,这个些姓氏之民应该已经遍布整个南越州了...怎么就六个村子呢?还有一个姓氏是什么?”

    王青岩继续往下看。

    “七姓族人刚来南越州,经历了诸多困苦,后来三道百家兴起,这些族人便有的走上了修行路,七姓移民在南越州的日子才好了起来...”

    “一直到那一天,红河里泛起了巨浪????”又是一整片的被模糊了的字迹,根本看不出是什么。

    王青岩的眉头皱了起来,“巨浪?代表着什么....”他顺着书再往下看。

    “之后,???”一大段的文字被模糊了。

    王青岩深吸了一口气,把这本书放回书架,又找了一本《南越州:夜阑国姓氏大全》,中间也有一个姓氏被模糊了。

    一直把这些杂说全部翻了个遍,他发现只要出现这个未知姓氏的文字,都会被模糊处理掉,凭他的神思根本发现不了。

    “正史里面什么问题都没有.....不对..夜阑君到底叫什么??夜阑王族的姓氏叫什么?”王青岩这才发现了不对劲。

    纵观千年以来的南越州志也好,还是夜阑国史也好,甚至连这三百年来的大玄州志都没有夜阑王族的姓氏,只是一个笼统的夜阑君。仿佛这个王族,就剩下了夜阑君一个人一样。

    “有点诡异啊,这个夜阑君!”王青岩揉了揉太阳穴,他知道在这个文史馆里根本查不到什么有用的东西了。

    王青岩将阅书证明还给了文史馆管理员,便朝外走去。

    背后的那个管理员一直将王青岩送至门口,嘴角挂着一抹诡异的笑容,定定的看着走出去的王青岩。

    “?”

    “嘭!”那文史馆的管理员被一脚踹飞跌落在地,一把透明的长剑架在了这个管理员的脖子上。

    “你在笑什么?”王青岩的眸子里星辰幻灭龙瞳开启,盯着这个管理员。

    “......”这管理员有些懵,“我没笑什么啊!?”

    “你没笑?”王青岩咧嘴笑了笑,“你刚才那个诡异的笑容再给我来一遍,我看看是不是笑!!”他也是被逼的不行,什么东西都查不到,正好这文史馆人流稀少,他准备莽一波。

    王青岩也没有真的再让这个管理员笑,直接拎着他的后脖颈就往里拖。

    “你....你...你要干什么!!!”那管理员神色惊恐,“我可是有官职在身的,你这样对待一个大玄官员....是要吃牢饭的!!”

    “哦?现在你知道你是大玄官员了?”王青岩将西风剑化成碎剑,围住了这个管理员,碎剑剑尖朝着这管理员浮动着。

    “说说吧,你知道些什么?清澜郡夜阑君姓什么?”王青岩先抛出了这个问题。

    “你这样是违反了大玄律法!”那管理员根本不接茬,就拽着这个问题不放。

    “哦?”王青岩神思一动,一把碎剑“噗嗤”一下就插进了管理员的大腿里。

    “啊!”这管理员虽然有点修为在身,不过也就是刚入立命,还是个文职,估计都没有跟人动过手,这一剑钉下去,直接让他痛呼了起来。

    “一句废话,一把碎剑!”王青岩笑了笑,露出了洁白的牙齿。

    “.....”管理员头上全是冷汗,看着王青岩的笑容如同看着一个疯子一般。

    “还不说么?这清澜郡上上下下都被夜阑君经略成这样了?”王青岩一点也不急,他走到管理员颁发阅书证明的地方,找出了一块“暂停阅书,有事外出”的木牌,走到门口,将这牌子挂在了门外,又把门闩扣上。

    “你是谁?”管理员的神色经过这一剑的痛苦之后,变得有些沉默。

    “你不用管我是谁,你只要告诉我,我问的问题便是!这一句我不刺你,再多一句废话,你这腿就别要了!”

    “夜阑君...夜阑君,姓...姓...”这个姓氏似乎带着极大的恐惧和魔力,管理员努力了许久也没把这个字说出来,嘴巴如同一条缺水的鱼一般开开合合。

    “姓什么??”王青岩的神思一动,又要操纵着碎剑刺这管理员。

    “他啊,他姓.....啊....”管理员的脸上又露出了那种诡异的笑容,而后竟然无视了王青岩碎剑的威胁,脑袋往后一抻,坐在地上的身躯直接倒了下去,嘴巴里喷出的血液就如同水库放水一般,疯狂的往外涌....

    “是谁!!!”王青岩的神思敏锐的发现了一股正在消失的魂灵波动,他连忙催动魂灵沾染上了那股魂灵的气息。

    “嗬...嗬...嗬...”而这管理员躺在地上,身子一颤一颤的,他眸子中的生机正在迅速褪去,双唇蠕动颤抖着,似乎想要说出什么,但大量的鲜血将他的咽喉全部堵住。

    王青岩查看了一下这管理员的情况,便知道这人已经死了。死在了他的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