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武战十方 > 第九十章少主?
    当所谓的怪侠·“神机百变”·子羽还在打量着眼前的灰衣人之时,此人已经停在了一个院子前。

    “公子,神机百变少侠已经醒了,现已带到,老奴先下去了。”

    灰衣人的实力远胜怪侠·“神机百变”·子羽,所以对方这一路的打量,他是一清二楚,不过,他一点都不在意,毕竟实力悬殊太大了,虽然内力比一般人深厚,甚至能越境而战,但是面对自己,仍然不是对方所能对付的了的,所以灰衣人一点都不在乎。

    当然,更重要的是,这里是哪?这里是杀人庄,就算真的能从自己手里逃出去,还能逃出这个杀人庄?如果真的这么容易的话,那么杀人庄,早就不存在了。

    再加上,此人是公子带回来的,这还是灰衣人这么服侍公子这十余年来,公子第一次带人回庄子,更是第一次见到公子这么在意某个人,所以,灰衣人对于子羽的行为,完全不在意。

    甚至,在这个庄子里,灰衣人只在乎一个人,那就是眼前这个院子的主人,他口中那个被称呼为公子的存在。

    “麻烦您了,崖叔,让神机少侠进来就可以了,您先下去休息吧。”

    “是,公子您言重了,为您服务,是老奴的荣幸,有事您尽管吩咐,老奴先下去了。”

    语音未落,灰衣人就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了,若不是一路一直跟随,亲眼看见,怪侠·“神机百变”·子羽一定不会相信,甚至会以为自己是在做梦。

    这是什么操作,居然有人能够在自己注视之下,凭空消失,丝毫不被察觉,仿佛,从一开始就压根不存在一般,这实力,是怪侠·“神机百变”·子羽所见的绝对的顶级高手之一。

    不过,更重要的是眼前这院子里的所谓公子,他开始迟疑了,自己该不该进去,或者说,这即将出现在自己面前的公子,是谁,为什么对方会帮助自己进入杀人庄,没错,怪侠·“神机百变”·子羽现在在的地方,就是杀人庄,这一点,他已经在来的路上确认无疑了。

    虽然说,怪侠·“神机百变”·子羽一开始的目的,就是为了进入这杀人庄,调查小胖子的事情,但是,现在这发生的情况,完全和自己预想的不一样啊。

    确实,现在怪侠·“神机百变”·子羽已经进入了杀人庄,理论上来说,他的目的已经达到了,但问题是,现在他也不知道,这究竟是好事还是坏事了,但是,不得不说的是,事情,在他毫无察觉间,已经变得越来越有趣了啊。

    不过,既来之,则安之,反正现在都已经到了这地步了,貌似,想要反悔,似乎也来不及了,不如就这样,顺其自然,不是么?大不了见招拆招。

    而且,看灰衣人对自己的态度,似乎,带自己入庄的人,身份也不同寻常,能指使如此这般人物,如果有这个人的帮忙的话,或许,一切都会轻松不少,不是么?

    一念及此,怪侠·“神机百变”·子羽推开了大门,对于这个将自己带入杀人庄的公子,他很感兴趣,如果自己得到的情报没有错的话,杀人庄可不是一个随便能进入的地方,除了姬家老庄主,以及,身为杀人庄头领的木道人外,自己还从来不曾听说,有人能够带人进入杀人庄。

    而且,即便是木道人带入杀人庄的人,也是需要经过一定的考核的,毕竟,杀人庄可不仅仅只是一个名字而已,是名副其实的杀人之地,所以,不是什么人都够资格进入的,虽然,木道人带来的人,无一例外,对于所谓的考验都是轻而易举,但是,也是要走一个流程的。

    但是自己即将面对的这个公子,究竟是什么人,自己才刚刚清醒,所以,这所谓的考验,是断然不可能的,那么自己现在能够进入杀人庄,直到现在依然安然无恙,甚至,连一个出来阻拦的人都没有,这一切,都是这个不曾蒙面的公子的功劳了。

    呵呵,一个不曾出现在情报之中的公子,在这杀人庄居然有凌驾在木道人之上的权势,如果换成另外一个人,现在一定是相当惊恐,但是他不一样,不仅没有惊恐,甚至完全相反,现在的他,是无比的感兴趣,或者说,兴奋。

    “怎么,有什么问题么?都到了门口,不进来么?这可不像你啊,怪侠·“神机百变”,你不是洒脱,很不羁,也很大胆的么?怎么,现在怕了?”

    就在怪侠·“神机百变”·子羽还在门口陷入沉思之时,一阵声音从院子里传来,似乎,还有一丝的戏谑。

    这声音,似乎有点熟悉,好像在哪听过,但是自己为啥一点印象都没有了,这很不科学啊,要知道,自己虽然算不上过目不忘,但是也差不多,只要自己听过的声音,见过的人,自己就一定会有印象。

    尽管有可能不会记得很清楚,但是,这声音,确实是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但是,同样的,自己也确实是一点印象都没有,这一切,让“神机百变”越发的好奇了。

    不过,也不用再迟疑了,不是么?既然主人都已经开口了,自己再迟疑下去,似乎就已经说不过去了啊。

    走进了院子里,只见院子中间的石桌上,已经坐了一个人,桌子之上已经倒好了酒,而且桌子旁边,全是一坛坛酒,看这数量,说是一座小山,似乎一点都不为过吧。

    “来了,坐吧。”

    眼前这个男人一身黑衣,看上去慈眉善目的,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若是换一个地方,真的会被人当成是人畜无害的儒家公子哥,但是,这可是杀人庄,所以,这一切都是不可能的。

    但是有一点可以确认了,那就是,自己确实不认识眼前这个男人,起码,自己应该没有见过,是真的一点印象都没有。

    看着眼前之人一脸茫然的样子,黑衣人顿时哑然失笑,看来,这家伙,似乎忘了自己吧,哦,不对,当时这家伙,似乎好像是喝醉了,连自己的自报家门都给回绝了,不记得自己也对。

    “哟,看来,是真不记得了啊”

    黑衣人一脸调笑道。

    “不知道这位阁下,姓甚名谁,有何指教?”怪侠·“神机百变”·子羽看眼前之人一脸轻松,但是他自己却是一点都轻松不起来,不仅轻松不起来,甚至还相当慎重。

    如果没出错的话,就是眼前这人,居然能破例直接将自己带进杀人庄,这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做到的,所以,适当的谨慎,是绝对有必要的。

    “哟呵,这么快就忘了,不是你说的,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名字不过是一个代号而已,何必执着呢?”

    黑衣人看着眼前的人,见对方越是谨慎,他越发觉得好笑,这么有趣的人,自己还是第一次见到啊。

    “……”

    听到黑衣人这么说起,怪侠·“神机百变”·子羽似乎有了一点印象,好像自己确实这么说过,只是,似乎,自己却记不住详细的情况了,这样的话,那么应该是发生在自己喝醉之后咯?

    喝酒误事,喝酒误事啊,这是他第一次开始有了一种似乎叫做后悔的情绪,当然了,像他这样的人,真要他后悔,简直是比登天还要难,后悔的情绪刚刚出现,甚至还没成型,已经被他从脑海之中抹除。

    “啧啧啧,之前不是阁下说的不如喝酒,不如喝酒么?看你一脸疑惑的样子,不如,你我比一场?如果你赢了,那我就把所有的事情告诉你,如何啊?”

    “比试么?就是不知道比什么?”

    “喏,你看这是什么?”

    说着,黑衣人一努嘴,示意怪侠·“神机百变”·子羽看了看桌子旁那堆成小山模样的酒坛。

    “怎么,不是你说的不如喝酒么?不记得我就算了,居然连自己说的话,也忘记了么?”

    黑衣人漫不经心的说道,只是,一股危险的气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弥漫在整个庭院之中。

    “喝就喝,谁怕谁,说到这喝酒,小爷还没怕过谁呢,喝酒不是不可以喝,不过嘛……”

    怪侠·“神机百变”·子羽似乎没有感觉到庭院之中的气氛变了一般,只是看着眼前的黑衣人,眼眸之中,满满的都是一股不相信的意味,一句“不过”若有所指。

    “不过,不过什么?”黑衣人觉得眼前这小子,似乎有点不知道天高地厚啊,这家伙,应该还不清楚他现在是在什么地方,更不知道自己是谁吧,不过,越是这样,不是越有意思么?

    黑衣人在这杀人庄的身份地位,不要说有人这般对自己,甚至,就是一个人和自己正常对话的人都没有,更不要说质疑自己的了。

    “我只是想说,你喝多之后,要是醉的不省人事,那我不是不能知道事情的经过了嘛,你说是吧,阁下?”

    “哈哈哈,有意思,有意思,你是说,你能把我喝倒咯?”

    “这么明显的事情,还用质疑么?这不就是和尚头上的虱子——明摆着的么?”

    “那按照你的意思的话,我要怎么做呢?”

    “这个么,很简单,要么,你直接告诉我就行了啊,反正你又喝不过我,你先告诉我,我再喝赢你,不就行了,是吧?”

    “呵呵,可问题是要是我告诉你了,但是你又没喝倒我呢?那又该怎么办?”

    “这个不可能的,你不去打听打听,在下千杯不倒,万杯不醉,人送外号——酒中仙,就没有人,是我喝不过的。”

    “告诉你也无妨,但是这就没意思了不是,事情的经过,我早已经写好了,全都在这卷轴里,不过,这卷轴现在可不会给你。”

    说着,黑衣人就从怀中掏出了一个卷轴,但是,这个卷轴却不是给怪侠·“神机百变”·子羽的,相反,他将卷轴在众人眼前一晃,接着,就将卷轴随手一抛,卷轴就已经出现在了庭院中间那一刻枝繁叶茂的树上了。

    如果是其他时候,怪侠·“神机百变”·子羽肯定是施展出他那出神入化的轻功,轻而易举就将卷轴拿在手里了,不过,这一次,有些不同,他不敢。

    不对,应该是没办法,或者说是不能,因为他能清晰的感觉的到,一股若有若无的压力,从卷轴出现开始,就开始萦绕在他的身边。

    而且,他能很清楚的感觉到压力的存在,但是就是不知道,这股压力,究竟是从哪而来,是从眼前这个黑衣人身上发出来的,还是从隐藏在暗中的杀人庄高手。

    但是,不管是出自谁,有一点是毋庸置疑的,那就是,自己压根就动不了,不要说施展轻功了,只要自己提起一口气,只要敢动手,瞬间就会被这压力直接打散,甚至,连自己都很可能会直接交代在这。

    所以,此刻的他,和一个普通人一般无二,现在的他,可没有足够的实力,破坏游戏规则,甚至,放在他眼前的,只有一个选择,那就是只能遵守黑衣人的游戏规则。

    这也从另外一个方面说明,眼前这人的身份,非同一般,不管是眼前这人自身发出的压力,还是四周隐藏着高手,都只说明一件事,眼前这人,绝不是普通人,既然如此,想必此人所言,也非是什么虚言,既然如此,打定主意的他也就安心坐了下来。

    “酒来”

    说到喝酒,说实话,他确实没有怕过什么人,印象之中,他自己也才喝醉过一次,也就是出现在这杀人庄这一次,当然了,其实以前没喝醉的原因,更多的是,他压根就没有机会接触到酒,所以更不要说什么喝醉了,正应了那句话,夫唯不争,故天下莫能与之争,你丫的自己都没喝过酒,能喝醉就是见鬼了。

    不过,这些,我们的怪侠·“神机百变”·子羽当然是不知道的了,反正,就是一个字,“莽”就得了。

    听到眼前之人开口要酒,黑衣人瞬间开怀大笑,这才是自己印象中的那个人,这才配的上怪侠这一个名号嘛,一念即此,黑衣人大手一挥,只见一个个酒坛瞬间飞到怪侠·“神机百变”·子羽身边,一座酒坛山,分成了两座酒坛山。

    怪侠·“神机百变”·子羽伸手就拿起身边的一个酒坛,打开泥封,朝着眼前的黑衣人抬了抬手中的酒坛,点了点头,微微示意道:

    “阁下,这酒,我先干为敬”

    说完,便将酒坛往嘴边一放,咕嘟咕嘟就往下灌,不知道的话,还以为是在沙漠走了三天三夜终于看到水忍不住开怀痛饮一般。

    “海量,这才是我认识的怪侠,我陪你”

    说着,黑衣人也是一般动作,开了一坛酒就往嘴里灌,似乎,在他们眼中,这一坛酒,连一坛水都不如。

    一坛,两坛,三坛……

    怪侠·“神机百变”·子羽一开始醒来的时候,是中午,但是他们的这一场酒,就直接从第一天中午,一直喝到了第二天夜晚,院子里的两座小酒坛山,早已经喝完,换了一拨又一波,喝完之后的空坛子,也是扔遍了整个庭院,若是有人进来,怕是会以为自己是走进了什么回收酒坛的废墟吧,放眼望去,除了酒坛就是酒坛,除了酒坛还是酒坛。

    等到怪侠·“神机百变”·子羽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三天的中午了,而且,他也不是自然醒的,而是被外面敲锣打鼓的声音给吵醒的。

    当他醒来的时候,他再次失去了之前的记忆,也就是说,他再次喝断片了,他只是依稀记得自己在喝酒,在一个院子里,和一个神秘的黑衣人一起喝酒,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对了,他记得,自己之前好像是和对方打了一个赌,赌约的内容就是一个卷轴,卷轴记录了自己来到这杀人庄的前因后果。

    卷轴?

    怪侠·“神机百变”·子羽看着眼前桌子上的东西,那长长的,卷在一起的,如果自己没看错的话,这样子,不就是当时作为赌约的那个卷轴么?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如果有人要害自己,早有无数的机会,根本不用什么陷阱,所以,他很放心的打开了卷轴。

    原来,那黑衣人就是杀人庄的少主,至于什么名字,卷轴里没写,但是此人姓姬,第一世家的姬,姬家庄的姬。

    而他怪侠·“神机百变”·子羽,之所以能出现在杀人庄的原因很简单,之前他的计划成功了,杀人庄对这突然出现而且声名鹊起的怪侠很感兴趣,所以杀人庄的姬老先生就派他出面了。

    只是,后续的事情,和他的计划,有了些许的出入,或者说,超出了他的计划。那就是当他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时候,自己已经喝蒙圈了,只拉着对方一起喝酒,这种行为,让这位姬家少爷,第一次感觉到了平等的待遇,所以,对于怪侠·“神机百变”·子羽一见如故,引为知己,然后,就有了这后面发生的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