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我全家都在古代逃荒种田米南嘉 > 第50章 第361代传人
    南珂和米南嘉吃完竹筒饭后,拎着来福给她们送来的绿豆汤上车休息。

    她们停下来一直在忙碌,这会儿还真有点儿累。

    米南山从瓶子里倒出两粒维生素递过去,让南珂和米南嘉补充点维生素。

    米南嘉摆摆手,今天她吃了不少茄子,还吃了西瓜桃子。

    晚上的竹筒饭里面有菜,还有绿豆汤喝不缺维生素。

    维生素不可循环使用还是省着点儿吧,以后没菜吃再补充。

    南珂也不要。

    米南山也不吃了,把维生素放回瓶子,揣回空间,从袖笼里掏出健胃消食片吃。

    他吃饱饭炒田鸡才出锅,馋得不行跟着大家吃了一只有点撑。

    米南嘉暗暗嘀咕,栓子饭都吃不饱,山子吃撑了。

    投胎这个技术活,被山子掌握得明明白白。

    米南山爬到南珂身上搂着她的脖子,把米南嘉拉过去,用三个人才能听见的声音问南珂:“娘,米文彦被我支开了,你快跟我说说咱们南家的青铜锁锁着什么宝贝?”

    “不知道。”南珂脖子都出汗了,把他拽下去放在一边。

    米南嘉早就退开了,她不习惯跟人肢体接触。

    米南山又蹭到了南珂身上,压低声音问:“你咋可能不知道,钥匙和锁都在南家子孙身上啊。”

    “我真不知道,青铜锁里锁了什么东西,只有当初打锁配钥匙的老祖宗知道,他拿到手之后就把青铜锁和紫檀箱子传给了儿子,把钥匙传给了女儿。

    ,直到第361代继承青铜钥匙的人才能打开青铜锁,按照里面的指示行事。”

    啊!!!米南山眼睛都瞪圆了:“咱们到哪里去找361代啊?你排名多少?”

    “360代。”

    米南山转头直勾勾的盯着米南嘉,原来姐就是那个能打开青铜锁的人:“娘,锁呢?”

    “往上数六代正值民国战乱,箱子和锁一起遗失了。”

    米南山仰头倒在马车上,两只脚朝空中乱蹬。

    刚知道点线索,转眼就断了。

    当年妈给自己青铜钥匙的时候只让她好好保管,米南嘉还是第一次知道青铜锁的下落。

    外面传来骚乱的声音,远远的听得不太清楚清。

    米南山掀开帘子看出去发现是南家发出来的动静,他们应该发现王来娣不见了,不少人打着火把跟南家人一起上山去找。

    他放下帘子汇报了这个好消息,高兴得在马车里滚来滚去。

    米南嘉吃得太饱躺不下,天气又热,掀起帘子下去散步。

    南珂拉着发疯的米南山跟着下去,母子三人一边散步,一边观望山上的动静,暗暗祈祷,方员外他们再找找,把时间耽搁完。

    来福负手望着山上,但笑不语。

    临近出发的时候米文彦和方大郎他们提着水回来了。

    方员外也领着上山的人下来了,个个垂头丧气。

    南老太早已经哭得差点昏死过去,被南德音、南德琼搀扶着跟在队伍后面。

    米文彦放下水桶,迎上去问方员外:“你们这是……”

    “博观老弟,大娘子内弟家的一个人去山上如厕,从山上滚下去了……”

    南珂长松了一口气,又觉得不太忍心。

    米南山攥紧她的胳膊,娘你可忘了出发前姐叮嘱你的话。

    哎哟,我没忘,南珂犟嘴。

    米南嘉暗搓搓的对来福竖起了大拇指:福叔,真有你的。

    来福摇摇头,都是六小姐想得周到,不然他们会继续找,难保不找到树林里面去把王来娣翻出来。

    米文彦惊讶得合不拢嘴,这不是天上掉馅饼了吗,这不是,他扫了一圈人群,没看到南德福:“我大内弟呢?”

    “福子还在山上,说要下山去找人。”南德琼愁的白头发都快长出来了。

    米文彦一听这哪行啊:“这黑灯瞎火的怎么下山?家里已经出事了,其他人不能再出问题,我去找他。”

    他穿过人群往山上赶。

    来福,来顺,来喜连忙跟上,保护大爷是他们的责任。

    哦,不对,来福暗道,二房,三房被赶走了,现在米家就大爷这一支。

    从今天开始不能叫大爷了,要叫老爷。

    大娘子那里也得改口叫夫人。

    六小姐,十三少爷,就是小姐和少爷。

    方大郎担心米文彦的安危,带着刘家老大也跟着去了。

    南珂娘三和下山以及留守的人在山脚下或站,或坐等着他们回来。

    大概一炷香的功夫后,大家听到脚步声,朝山上看去。

    米文彦领着一队人马下来了,身后有个人被人搀扶着,瞧着像是南家老大。

    大家纷纷上去劝他节哀顺变。

    南珂娘三远远的看着,王来娣走到今天这一步,南老大是要负主要责任。

    米文彦组织队伍重新出发,想趁着晚上凉快,多赶些路。

    开始累点儿,等逃出300里到了安全的地方,他们好好歇歇。

    米怀廉望着前面的队伍陆续动了,却没让小厮们动。

    米老太怕被落下,催促小厮来寿驾车跟上米德高一家子。

    米怀廉望着马车队伍渐行渐远,没有一个人回头问一句,心如死灰,让小厮赶车回去。

    他的几个儿子高兴坏了,等了这么久终于等到了这一刻。

    马桂华也很高兴,回去她还是米家大房的当年娘子。

    男人在外面做生意,家里都是她当家。

    马车赶出去十里地,米怀廉就后悔了。

    庆云县城的大户都在米文彦的队伍里面,自己回去地位会拔高一大截,但官府也会盯上他们,今天捐这个银子,明天捐那个银子。

    据他所知,米家二房每年捐出去的银子占收成的一半。

    他的家底远远比不上二房,要不了多久就会捐完。

    米家几个儿子也由当初的兴奋变得惴惴不安,他们回去要是赶上兵乱那不是送死吗?

    米文彦逃出去了,庆云县发生什么都跟他们无关。

    他们逃荒之前,娘张罗得街坊四邻都知道,这样回去会被人笑话吧?

    马桂华也觉得没意思,两个妯娌都去逃荒了,她没地方炫耀。

    米怀廉思来想去,让马车调头回去。

    既然都出来了,那就逃吧。

    其他人也这么想,出都出来了再回去算怎么回事儿。

    逃荒队伍有人走路,速度并不快。

    他们快马加鞭追了一个多时辰赶上了米文彦,不敢插队老老实实缀在了队伍最后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