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在太平间当保安的日子 > 第三十九章 赚大钱
    十分钟后——

    “啥玩意?!你居然吞了四十万!”

    鼻青脸肿口齿不清的刘大龙怒喷同样鼻青脸肿的孙全,“我呸!恶心!恶心呐!我也才吃五万回扣!你特么居然吃四十万!”

    孙全不屑冷笑,但他笑的时候却勾动了嘴角伤势,于是冷笑变成了滑稽笑,“我能接到这五十万的活就是我的本事,你没本事接触到那种大佬也怪不了别人。再说你小子也有意思,十万块都特么要外包,我呸!”

    周朝也怒了,“敢情人家出五十万?那特么就给我五万?好意思吗你们!就这还大哥呢?我呸!”

    “哈......”

    吴缺没忍住笑出声来,“你们还真特么挺接地气儿。”

    说实话,这仨杂碎简直颠覆了吴缺对那种神秘超凡组织的固有印象。

    难怪自己明明当着那三个面具人傀儡的面干掉一个黑衣恶鬼之后他们还派了俩附身尸体的地缚灵来杀自己。

    敢情真特么层层外包啊!

    “行了,也别废话那么多。”吴缺踢了两脚孙全,“带我去找你那个大佬吧。”

    孙全小心翼翼问道:“那如果我带您去见他,您会放了我吗?”

    “当然可以,不过你要答应我一件事。”吴缺微笑着又把同样的话说了一遍,“你不能把我的事情说出去。”

    “那当然!那当然没问题!”孙全想都不想就满口答应,“打死我也不说!”

    开什么玩笑!这小年轻是不是在正常社会活的太久了?他怎么这么天真?

    不过天真好啊,宣传传统美德真是再好不过。

    感谢社会上从小对真善美的宣传。

    要是没有这些宣传,社会上得少多少善良天真的好人?

    要是没这么多好人,那像他孙全这样的人怎么才能混到现在家财万贯?

    可惜他的小心思逃不过吴缺的法眼。

    但吴缺不会杀他,最起码不会直接杀他们。

    不是有心理洁癖,而是杀人违法,这违背了吴缺前世二十七年的三观教育。

    当然,如果之后他们自己作死那也怪不了他吴缺,反正这几个杂碎都不是什么好鸟。

    “很好。”

    吴缺闭着的左眼中轮盘锁定,冥君敕令生成。

    待左眼中的紫金色轮盘褪去之后他才重新睁开左眼,“孙全,带我去找你上家。”

    周朝跟刘大龙愣了一下,接着两人对视一眼,刘大龙试探着问道:“那我们俩呢?”

    吴缺瞥了他俩一眼,“我说了放过你们就肯定说到做到,等我们走了之后你们随意。”

    周朝、刘大龙两人狂喜,他俩眼神一触即分,但那一瞬间他们都看懂了对方的意思。

    只有能逃过这一劫......就一定要报复回来!

    最起码也要把这家伙的消息告诉民俗研讨会的人,多少也能混点儿钱。

    现在他俩一个已经拿到了五万块,另一个也拿到了五万块,然后再找民俗研讨会的人直接要钱,这就叫一鱼双吃。

    “对了。”

    吴缺忽然回头,“对了,你俩那十万块我拿走了,就当是找我麻烦的赔偿。”

    周朝两人脸色难看,但最终也只得赔着笑脸,“应该的应该的......”

    嗐,晦气!

    为了避免被调查,他们这次是直接用现金交易的,而且害怕警察查房或者酒店整理卫生的时候发现,钱全放在车上。

    这下全特么便宜这小子了......

    孙全在一边直呼痛快,当然只是在心里。

    活该!让你们俩拿钱不办事儿!

    但说实话他也有点儿紧张。

    现在他只希望赶紧把这尊瘟神送到民俗研讨会那个大佬那里,他可千万别想起来自己那部分钱。

    但很可惜,洛城地邪,有时候越不想什么,什么就越来。

    “还有你。”吴缺看向孙全,“你那四十万在哪儿,拿出来吧,否则......”

    看着他笑眯眯的样子,孙全心头一突,“您说过不杀我的!”

    吴缺摩挲着下巴喃喃自语,“没错,但把你交给警察......也不行,他们很难找到你的违反犯罪证据。”

    孙全忙不迭点头,“啊对对对!”

    “有了。”吴缺左手握拳一锤右手掌心,“把你交给往生火葬场吧。”

    孙全大惊失色,“别啊!我把钱给您!全都给您!”

    他扭头就跑回卧室从床底下翻出个银色手提箱来,然后拿出来当着吴缺的面儿打开,里面是满满的钞票。

    “我这儿有验钞机!”孙全又翻出来个验钞机摆在箱子旁边,可怜巴巴地看着吴缺,“大佬,我可以现场验钞!只求您千万别把我送去往生火葬场!”

    吴缺来了兴趣,“那地方有这么可怕?”

    “如果进去了就出不来了。”孙全咽了咽口水满脸惊恐,“如果遇到其他人的话问题不大,可若是那位冥君的话......”

    “冥君如何?”吴缺还真挺感兴趣,“冥君”不就是阎幽的外号嘛。

    “我听前辈们说过,当初往生火葬场初创之时那位冥君曾前往各大流派登门拜访,然后......”

    吴缺挑了挑眉,“然后什么。”

    孙全打了个寒颤,下意识压低了声音,“然后被她拜访过的流派要么臣服,要么......全灭。”

    “嗯哼~”

    吴缺大感意外。

    就那个会穿着“无业游民”T恤四仰八叉躺在床上挠肚皮的阎幽?

    虽说她穿女士西装正经起来的时候确实神秘又危险,而且看上去逼格满满。

    但吴缺还是觉得她不至于那么凶残。

    算了,那些都不重要。

    凶残就凶残吧,反正吴缺觉得也挺好。

    “不用说了,我也没什么兴趣。”

    合上手提箱,吴缺拎起箱子对孙全道:“走吧,我还想去见见你那个上家呢。”

    今天小试牛刀就赚了五十万,他甚至有点儿想找对方碰瓷了。

    就这么干两次都能直接在洛城全款买房了。

    “好嘞,我这就带您去见他。”

    孙全欲哭无泪,但五十万而已,还不至于让他伤筋动骨。

    只要到了那里......有那位亲自出手的话,这家伙死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