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病名不朽 > 第五十八章:最后一个医生
    话分两头。

    在病城出现了慢性病域的时候,秦观棋与徐曼羽,棋组织最强二人带着柳冰前往了病城之外。

    病城之外到处都是危险的病域。

    传闻有的病域已经被四大集团掌控利用。甚至可以用来解决粮食问题。

    但这只是传闻,四大集团或许有征服某些病域,可对于所有人而言,包括四大集团的顶尖高手在内,病域, 尤其是病城外的病域,都相当凶险。

    病域有着一定的范围,一个个病域并非无缝衔接。

    病纪元至今,棋组织的历代先贤,以及病城百姓,四大集团的拓荒者们,算是隐隐摸出了一些道路。

    这些道路, 被称为无垢之径。

    无垢之径的路线, 是一代代人靠着不断死亡摸索出来的,行走在无垢之径上,就不需要担心会误打误撞走入病域里。

    也就是各个病域与病域的缝隙。

    但穿行在这些缝隙里,也是很危险的事情。

    谁也不知道会不会方向感一歪,就走进了某个奇怪的病域里。

    而且病城外是有雾的,终年不散的雾气,让人很容易迷失方向。

    并且无垢之径在病域与病域的缝隙里,随时可能听到病域里的声音。

    病域,是有病魔执念形成的,为了不断病变与扩散,病魔执念也好,死在病域里的种种病变也罢,都会不断蛊惑他人进来。

    所以出城的话,千万不要回应陌生的声音。

    哪怕那些声音喊出你的名字。

    也千万不要与陌生人搭讪。

    这是所有出病城之人的经验——在抵达无垢之径的各个地点之前,路上发生了任何事情,不要问, 不要管,不要惦记。

    专心赶路,就不会有任何事情发生。

    否则便会陷入万劫不复。

    因为病城外随便一个病域,都不是病城内的病域可以比的。

    从有序纪元末期,到病纪元至今,死在病城外的人……太多太多。

    柳冰的肌肉已经萎缩至正常人大小,那些肉瘤看着就像是一颗颗凹起的点。

    但她的脸已经毁了,身上的肌肉线条也显得极为混乱。

    虽然体格回复到了原本的体格,可如今的柳冰看起来,就像是一堆由肌肉随意拼接成的人形生物。

    “下次见到黑棋组,我会让他们百倍偿还。”徐曼羽眼里不再有媚态。

    她一直嘲弄柳冰是没用的小兵,可看到柳冰这个样子,徐曼羽心情始终不好。

    秦观棋比划手语。

    由于与徐曼羽相处时间很长,是师姐弟,所以徐曼羽是懂手语的。

    【就是不知道周医生,会不会救治她。】

    “很难说,记不记得老帅有一次重伤将死,上代车带着老帅去寻他,他都没有救,这种老怪物, 对病城大概已经绝望了。”

    “要让他医治这些被病魔弄得人不人鬼不鬼的人类, 恐怕很难办到。”

    如果这个世界还有人可以救柳冰, 那便是住在病城外周医生。

    一条只有棋组织知道路线的无垢之径, 可以抵达周医生的住所。

    医生这个词,已经被致病师取代。

    病城里没有医生,只有控制病情,以及带来各种生病建议的致病师。

    随着举世皆病的推行,曾经的医生都自发改叫致病师。

    少数不肯这么称呼自己的,都被处理了。

    周医生没有被处理。

    他是被闻圣人留下刻印的人之一,他也拥有病魔,病魔的能力,几乎可以说是能做到起死回生。

    这样一个老怪物,当年闻圣人离开,云圣徒被驱逐,他认为病城再不值得留念,便去追寻闻圣人的脚步。

    但他的能力有限,病魔能力终究不是战斗性质的。

    他无法离开病城太远,于是乎,他在病城外找了一处据点。

    要进入这处据点,会经过多处病域,无垢之径非常曲折盘旋。

    后来云鹰扬知道了路线,这条路线也一直是棋组织的秘密。

    只有主帅和主帅最信任的几个人,有资格知道。

    很快,徐曼羽和秦观棋来到了周医生所在之地。

    这是一栋庄园。

    秦观棋和徐曼羽也只是知道路线,还是第一次来到这里。

    他们看过庄园的照片,却并没有近距离感受过。

    在抵达这里,近距离的观察之后,二人才真正感受到了问题所在。

    照片很模糊,很多东西看不真切,但走近之后,就会看到庄园内有一块牌子。上面刻着细小的文字。

    若目力不好,几乎看不清楚。

    “病域……?”徐曼羽不敢相信。

    【看来是的,恐怕我们低估了治疗柳冰的难度。】秦观棋比划手势。

    徐曼羽大怒:

    “这算什么?立一个只让无病之人进入的牌子?”

    “他知不知道这是什么年代了?这不是他当年追逐圣人的年代了!无病之人早就死透了!”

    牌子上的字,让徐曼羽气不打一处来。但她也只是压低声音,小声对秦观棋说这些话。

    她并不敢得罪这位周医生,哪怕周医生在她看来真的很怪。

    身为一个医生,却刻下了一块这样的牌子——

    “有病之人不治,逐病之人皆该死,只有无病之人可以进入庄园,非我应允,强行进入庄园只会万劫不复。”

    牌子里的内容,算是把徐曼羽和秦观棋也骂了。

    徐曼羽就知道,连老帅那种英雄都不肯治,这个周医生多半认死理。

    但无病之人能够走出病城么?能够走过这么曲折的无垢之径么?

    周医生完全不在意自己的要求是否合理,他此时正在庄园后院里,养着小动物。

    漫长的岁月他过得不亦乐乎,虽然不再是以人类的姿态。

    秦观棋和徐曼羽这个等级的存在,自然可以感受到病域的气息。

    二人曾经都是红车,是最强的病域净化者,自然也善于思考。

    徐曼羽说道:

    “主帅,你感觉到了吧?”

    秦观棋点点头。

    “这里就是病域,周医生在老帅的说法里,是和闻圣人一个时代的,是祖帅口中都值得敬佩的人。”

    “但他怎么可能活这么久?而且这里居然是病域。”

    尽管还没有走进庄园,但徐曼羽和秦观棋已经感受到了,庄园散发的诡异气息。

    二人的病衍波动等级极高,病衍波动到了一定程度之后,不但可以提升体能,还能带来一些奇特的感知。

    比如对病域的感知。

    显然,这里是病域,一个只有无病之人可以进入的病域。

    要让有病之人进入病域,就一定得让周医生解除某种防御机制。

    否则有病之躯一旦进入,恐怕会被某种病变的规则所伤害。

    【有没有可能,他把自己弄成了病魔执念?】秦观棋比划手语。

    徐曼羽也想到了这一点。

    人不可能不朽。

    只有化身为病魔执念,从人变成某种规则,才可以不朽。

    徐曼羽说道:

    “不知道他怎么做到的,得是多强的执念,才能对自己做这样的事情?”

    病者死之后,极细微概率成为病域。

    假如周医生真的死了,成了病魔执念,那徐曼羽认为他应该是掌握了某种技术。

    否则这也太赌狗了些。

    其次,周医生应该有着巨大的执念,这个执念难以完成,只有成为不朽的存在,才有可能见到执念达成的一天。

    秦观棋和徐曼羽自信,二人都有能力破开病域。

    但又能怎么样呢?

    既然成为了病魔执念的周医生不愿意见他们,进入病域也不过是浪费时间。

    只有按照牌子上写的,让周医生“应允”。

    徐曼羽不甘心放弃,便对着周医生说了很多话。

    她开始一点点讲述棋组织的变化。

    讲述圣人的意志并没有断掉,棋组织一直在努力。

    但奈何大势所趋,势单力薄,最终不断妥协。

    如今棋组织也都是病人。和当年圣人的要求想差甚远。

    但至少,棋组织的初心没有变,追逐病态,也只是为了能够以有病之躯,帮助更多人。

    徐曼羽平日里埋汰柳冰,但为了柳冰,此时她真的非常的低声下气。

    此前的愤怒,也只是压低声音。

    这个棋组织最强的战力,从未对谁如此恭敬,哪怕是老帅与主帅秦观棋。

    “我们真的在想办法让这个世界变好,但我们面对的挑战也很棘手。”

    “今天带来求您救治的,是我们的一个同伴,如果您内心也希望见到闻圣人所期望的世界,那么您就该救治她!”

    “周医生,我们所行之路异常艰难,每失去一个成员,对我们来说都是沉痛的打击……”

    听闻这些,尤其是棋组织一代代不断折损时,后院的周医生略有动容。

    但最终他还是没答应救治柳冰,只是说道:

    “你们这群后生,还算不错,但你们不值得我救,我不能坏了我的规矩。这是我的执念。”

    这是周医生唯一一次开口。

    他或许认可了徐曼羽和秦观棋,但这样的认可,不足以让他改变规矩。

    就好像许多年前,棋组织的上任主帅也是,他认可,但不救治。

    规矩就是规矩。

    徐曼羽不打算放弃,哪怕今天把嗓子说哑了,她也不愿放弃。

    但秦观棋忽然伸手,拦住了试图进入病域的徐曼羽。

    随即他比划手势。

    【师姐,我们还有别的法子。】

    正所谓关心则乱。

    加上固有的认知,以及对某个新人其实还不怎么熟悉,所以徐曼羽一时间忽略了一个重要因素。

    秦观棋露出微笑,他的手势做得很慢:

    【我们或许可以办到,我们还有一个兵。】

    【姜,病,树。】

    徐曼羽一愣,虽然第一时间因为关心忽略了,加上惯性思维,习惯了举世皆病。

    但经秦观棋一点拨,她想起来了。

    既然有病之人不得进入,那么找个无病之人不就好了?

    姜病树可以进入这栋庄园,探索这个病域的秘密,探索周医生的经历。

    只要能够解开这一切……或许柳冰就有救了!

    秦观棋继续比划手势:

    【周医生不惜成为病魔执念,也要在病城外等着,且明明他知道,举世皆病是趋势,无病之人几乎不可能走到这里,他为何还要立这么一块牌子?】

    【师姐再仔细想想,他的铭刻之人是闻圣人,闻圣人是靠着病衍波动将一切灾难瓦解净化,有没有可能……】

    徐曼羽恍然大悟:

    “你的意思是……周医生在等一个有圣人体质的人?”

    “一个和闻圣人一样,不依靠病魔只是靠着病衍波动解决一切的人。”

    秦观棋点头。

    徐曼羽瞪大眼睛:

    “你认为姜小弟有这个资质?”

    【所以我才招募他。】

    徐曼羽逐渐回过味来,仔细想想,姜小弟始终不生病的体质真的很奇特。

    而且姜小弟的病衍波动感知,的确比其他人更敏锐。

    她越想越觉得兴奋,于是也很快陷入了秦观棋曾经的困惑。

    这样的一个好苗子……

    为什么最近才被发现?

    到底是谁在保护他?

    秦观棋猜到了徐曼羽的想法。

    【我正在调查,但不管是谁,他将姜病树保护的很好,我们该感激他。得益于这种保护,四大集团才没有注意到姜病树。】

    【我们必须要让他尽快成长起来,面对四大集团也有自保之力。】

    徐曼羽明白了。她不得不佩服秦观棋。

    “姜病树以前被神秘人保护,谁也不知道姜病树的特殊。”

    “随后神秘人忽然消失,姜病树开始慢慢的被人注意。”

    “得亏是主帅你先发现了他,如果是四大集团发现了他……那又是另一个局面了。”

    “对了,你为什么会发现他?”

    其实这也是困扰秦观棋的一个问题,他没有隐瞒,但答案很简短——

    【梦。】

    从病城外归来后,徐曼羽知道秦观棋染上怪病。

    一入夜便会被困意侵袭,同时会做奇怪的梦,有些梦甚至直接关联现实。

    秦观棋没有解释病域外的经历,徐曼羽也没有问,她绝对相信主帅。

    理清楚一切之后,徐曼羽说道:

    “看来我们没办法说服周医生了。”

    “丢人啊,哈哈哈,我们两个善于杀伐,但求人办事儿这种事情,还得靠新人来做。”

    秦观棋不觉得丢人,他很乐意栽培姜病树,比划手势道:

    【柳冰伤势不致命,我们可以先回去,将一切告诉姜病树。】

    【我很期待他与周医生的相遇。】